蜜蜂财经编译报道:1月10日,有消息称,中国比特币开采巨头比特大陆(Bitmain)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Jihan Wu)和詹克团(Micree Zhan Ketuan)将辞去该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前有报道称,Bitmain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面临大规模裁员、集体诉讼和首次公开发行(IPO)相关的困难。那么,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加密企业之一究竟发生了什么?

全球最强大的加密矿业巨头

Bitmain由吴忌寒和于2013年创立。在此之前,拥有北京大学经济学和心理学双学位的吴忌寒是一个私募基金经理,而作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的詹克团,正试图为一个允许用户通过机顶盒在电脑屏幕播放电视节目的创业项目筹集资金。

在2011年初发现比特币(Bitcoin, BTC)之后,据称吴忌寒用全部积蓄购买了这种加密货币。2013年比特币价格飙升时,他不仅决定投资这种数字资产,还决定创造这种资产。吴忌寒邀请詹克团加入他的团队,他们一起开始开发一种ASIC芯片,可以最大限度地挖掘BTC。2013年11月,比特大陆对外展示了他们的第一个采矿设备Antminer S1,Bitmain的销售也随之起飞。

吴忌寒说,该公司在接近2014年底的时候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当时发生了臭名昭著的Mt.Gox崩溃,整个加密市场崩溃。当比特币的价格在第二年再次攀升时,情况最终稳定下来。因此,当2017年加密热潮开始时,这项业务变得极其有利可图。

因此,吴忌寒对彭博社(Bloomberg)表示,Bitmain仅在2017年就录得25亿美元的营收,而今年的利润甚至更高:根据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到2018年6月底,其营收将达到28亿美元。根据投资研究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发布的另一份报告,Bitmain在2017年的营业利润在30亿至40亿美元之间,据称超过了英伟达(Nvidia),后者同期的营业利润约为30亿美元。

2018年5月,Bitmain宣布向人工智能(AI)领域扩张,计划利用现有芯片设计来驱动AI系统和软件,与英伟达(Nvidia)、英特尔(Intel)和AMD展开竞争。该计划是在中国对加密采矿业务的审查日益严格的背景下披露的。吴忌寒说:“作为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他补充说,Bitmain计划在五年内开始从人工智能芯片中赚取高达40%的收入。

据报道,Bitmain的采矿芯片和集成电路的销售额占整个市场的70%到80%。根据该公司的LinkedIn页面,Bitmain目前总部位于北京,在全球雇佣了大约2500名员工。然而,考虑到最近有关裁员的报道,目前还不清楚这一信息是否是最新的。

目前状况:熊市导致的损失

截至2019年1月,Bitmain运营的两个矿池AntPool和BTC.com占了整个比特币矿池哈希率的近23%。然而,就在6个月前,该公司的矿池占据了41%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其份额一直在稳步下降。事实上,熊市一直在付出代价,对这家矿业巨头来说,2018年是充满问题的一年。

根据BitMEX 8月30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Bitmain在2018年全年亏本出售了大量采矿业务。这篇论文认为,这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策略,通过降价来赢得竞争,然而“分析表明,Bitmain目前处于亏损状态,主打S9产品的利润率为11.6%,L3产品的利润率为100%以上。在现实中,成本可能已经下降,因此情况可能没有那么糟糕,但我们认为Bitmain目前可能正在遭受重大损失。”

正如媒体先前所指出的那样,在BitMEX研究发布时,比特币的价格徘徊在7,000美元左右,仍高于矿业的盈亏平衡成本。因此,需求可能存在,这将使Bitmain的价格战成为合理。然而,当11月全面熊市遭遇重创,比特币价格跌破6,900美元的盈亏平衡成本时,由于采矿设备需求减少,Bitmain应该开始经历更严峻的财务困境。

裁员风波:从以色列分部到首席执行官

Bitmain的业务受到冲击的最明显迹象之一是关于裁员的报道。12月26日,香港《南华早报》(SCMP)引用Bitmain关于内部裁员的声明。据报道,公告如下:“(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的一部分,是必须真正专注于该使命的核心内容,而不是辅助性内容。在进入新的一年之际,我们将继续加倍招聘来自不同背景的最优秀的人才。”

正如《南华早报》所指出的,裁员的确切数字尚未公布,但据报道,Bitmain的一名发言人否认Bitmain会裁掉一半以上的员工。这一说法最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

此前,在12月23日,Blockstream的首席安全官萨姆森·莫(Samson Mow)援引中国社交媒体称,Bitmain解雇了所有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 BCH)的开发员工。开发商已经组建了Bitmain的哥白尼团队,正在开发该公司的比特币现金GO客户端。“这个决定仅提前一周通知。有些人刚刚加入公司。”

12月10日,以色列商业新闻机构globe报道称,Bitmain关闭了当地的开发中心,并解雇了员工。这家名为Bitmaintech Israel的公司成立于2016年,旨在探索区块链的使用,开发Connect BTC矿池,并开发Bitmain名为“Sophon”的人工智能项目背后的基础设施。所有23名员工都被解雇了,还有以色列分公司负责人、Bitmain国际销售和市场副总裁加迪·格利克伯格(Gadi Glikberg)。Glikberg将裁员与加密市场的崩溃联系起来:“加密市场在过去几个月经历了一场剧变,迫使Bitmain在全球范围内审视各种活动,并根据当前形势调整业务重心。”

最后,根据一系列有待最后确认的报告,甚至在这家矿业巨头的高层也发生了变动。因此,1月10日,《南华早报》撰文称,Bitmain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和詹克团将辞去联合ceo的职务,但仍将主导公司的重要决策。这家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Bitmain的产品工程总监王海超可能会在未来某个日期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但具体日期不详。据称,王海超已经接手了两人之前的一些工作。根据9月份的IPO文件,吴和分别控股21%和37%。

扑朔迷离的IPO计划

2018年6月,媒体开始报道吴忌寒计划在一个以美元计价的市场(比如香港)进行海外IPO,因为这将使早期投资者能够套现。对于一家公司来说,IPO是一种更传统、对监管更友好的方式,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从更广泛的受众那里寻求投资。

7月下旬,BitMEX研究部门分析了有关Bitmain潜在IPO的泄露数据并表示,矿业巨头已经进行了一轮pre-IPO,据说估值大约140亿美元,导致他们相信可以在上市阶段获得不少于200亿美元的市值。

然而,正如媒体早些时候报道的那样,围绕Bitmain即将进行的IPO,有很多传言和不确定性。去年12月,香港《南华早报》(SCMP)报道称,香港交易所(HKEX)没有批准Bitmain在香港上市。

该报援引匿名人士消息称,香港证监会认为,“任何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或与该行业相关的企业——在适当的监管框架尚未到位之前,通过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资金,都为时过早。”因此,《南华早报》认为,对于Bitmain和其他计划上市的加密货币公司来说,目前的状况“可能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同样,去年11月,港交所拒绝了Bitmain在矿业市场的竞争对手——嘉楠耘耕的IPO申请,后者原本也打算在香港上市。现在,该公司正考虑将IPO计划转移到纽约。

有趣的是,就在《南华早报》那篇文章发表的前一天,港交所对媒体表示,有关Bitmain上市的任何报道都是“谣言”,表明监管机构与这家矿业巨头之间的谈判正在进行。

除了上述问题,这家矿业巨头还面临两起集体诉讼

除了裁员和其他问题,Bitmain似乎还面临至少两起集体诉讼。第一个是由洛杉矶县居民Gor Gevorkyan提交的,据称他在2018年1月购买了他们的设备,包括S9 Antminer机器。根据去年11月提交给加州北区法院(North District Court of California)的文件,该产品“难以配置”,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失效。Gevorkyan声称,在他能够完全初始化这些设备之前,它们是在成本密集的“全功率模式”下运行的,费用由他承担。原告代表Bitmain的所有“处境相似”的矿商要求超过500万美元的赔偿。

最近的诉讼是由专注于电信和信息技术的开发和管理公司UnitedCorp发起的。12月6日,该公司起诉Bitmain、Bitcoin.com、罗杰·弗尔(Roger Ver)和克拉肯交易所(Kraken exchange),认为相关上述机构和个人计划在11月的“硬叉子”(hard fork)期间控制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 BCH)网络。


来源:cointelegra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