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财经报道:10月20日,日本央行副行长Masayoshi Amamiya重申了他对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CBDC)的负面立场,称这些数字货币不太可能改善现有的货币体系。

CBDC(国家数字货币)的概念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政府。其中一些国家已经推出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一些国家还在继续研究它们的经济影响,而另一些国家——比如日本——则决定完全放弃这一想法。以下讨论的就是关于CBDC究竟是什么,以及主要国家政府选择实施或否认这一概念的原因。

什么是CBDC

CBDC是由国家监管机构发行和控制的虚拟数字货币。因此,它们完全由国家监管。CBDC并不是像大多数加密货币那样去中心化——相反,它们代表的是法定货币,只是以数字化的形式。

因此,发行CBDC的央行不仅成为其监管者,也成为其客户的账户保管人。每个CBDC单元充当一个相当于纸币的安全数字,通常基于分布式分类帐技术(DLT)实施。

CBDC可被视为各国央行对加密货币日益流行的回应。加密货币是一种故意绕过监管机构权限的虚拟货币。因此,CBDC的目标是充分利用加密货币的特性——即便捷性和安全性——并将这些特性与经受了时间考验的传统银行系统的特性相结合。传统银行系统的货币流通受到监管,并有储备支持。

瑞士:区块链和CD一样有用,那为什么要发行CBDC呢?

尽管瑞士是欧洲最加密、对区块链最友好的国家,但它对CBDC的用处表示怀疑。

今年6月,瑞士央行(SNB)董事Thomas Moser表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不够创新,不足以考虑发行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蜜蜂财经获悉,Moser在Zug举行的Crypto Valley区块链会议上(也被称为“加密谷”),将目前的区块链与CD的“无用创新”进行了比较,认为加密货币只是模仿现有产品,如“数字股票、债券、凭证”:“比特币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只要新产品更好或更便宜的情况下,人们就会转向新产品。”

次日,Moser向《商业内幕》表示,尽管各国央行最初有意发行CBDC,但“由于它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市场热情再次放缓。”

此前,瑞士曾表示有兴趣发行其CBDC(可能命名为“e-franc”):今年5月,瑞士联邦政府委员会要求提交一份关于引入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的风险和机会的报告。开发一种国家加密货币的想法是由瑞士证券交易所(Swiss stock exchange)主席罗密欧•拉彻(Romeo Lacher)在今年2月提出的,当时他辩称,“在央行控制下的数字瑞士法郎将产生大量协同效应——因此这对经济有利。”

中国:CBDC在技术上是无法回避的

中国人民银行(PBoC)研究CBDC的概念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去年专门为此设立了一个名为“数字货币研究实验室”的研究机构。

今年9月,中国央行将数字货币研究实验室的活动范围扩大到首都以外,在南京开设了一个新的研究中心。此外,蜜蜂财经获悉,去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为加密相关专业人员开设了4个岗位,以开发一个安全的数据平台和一个允许加密交易的芯片处理器。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在今年3月表示,该机构对此事持谨慎态度:“如果(区块链技术)传播过快,可能会对消费者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它还可能对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传导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影响。”

周小川还表示,数字货币最终将减少现金流通,同时强调中国人民银行“必须防止对国内经济造成实质性和不可弥补的损害”。然而,据《中国日报》报道,他还声称数字货币的发展“在技术上是不可避免的”。

香港:研究过CBDC,认为它“并不优于现有的基础设施”

与中国大陆相比,香港在CBDC方面的立场要明确得多:今年5月,香港政府发布新闻稿称,在立法会会议上,署理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签署声明,香港在近期内不会发行CBDC,理由是香港已经具备了高效的支付基础设施。

陈解释说,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 - 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成员组成的机构 - 以及国际银行市场委员会(MC)一直在共同研究CBDC的潜在影响。最后,他们的报告显示“目前提议的CBDC实施方案看起来与现有基础设施大致相似,而且并不明显优于现有基础设施。”

该声明还认为,由于存在高效的私人零售支付产品,CBDC的任何好处都可能是有限的,从本质上说,CBDC“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更多的概念验证工作,以确定其支付应用的可行性”。

委内瑞拉:已发行一种国家加密货币,尽管存在争议

2018年2月,委内瑞拉政府推出了一种名为Petro或Petromoneda的国家加密货币。这是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于2017年12月通过电视宣布的,当时马杜罗宣布,委内瑞拉政府计划发行一种由该国石油、黄金和矿产储备支持的加密货币。今年1月,他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称将发行1亿石油币,并提供等量的石油储备。据马杜罗称,包括俄罗斯卢布、人民币、土耳其里拉和欧元在内的一些法定货币将可以与石油币自由兑换。

Petro本身并不是CBDC,因为它不是由当地央行发行的,而且不同于现存的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玻利瓦尔。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Joey Zhou最近指出,Petro显然从Dash的GitHub数据库中剽窃了白皮书的部分内容。

委内瑞拉数字货币的设计初衷是为了避免美国对当地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制裁——正如马杜罗所说,是为了对抗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建立的金融“封锁”。因此,今年3月,特朗普发布命令,有效限制美国投资者参与2月20日开始的Petro首次硬币发行。蜜蜂财经获悉,尼古拉斯·马杜罗声称,在预售期间总共筹集了50亿美元资金——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首次硬币发行项目,超过了Telegram 的20亿美元和EOS的10亿美元Petro公开出售计划于11月5日开始。

据《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Petro据说与俄罗斯有关系,因为自2017年以来,加密货币一直得到俄罗斯的支持,特别是因为俄罗斯呼吁绕过西方对该国实施的制裁。据俄罗斯国家银行的消息来源称,“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人告诉他,这就是如何避免制裁的方法。”后来,俄罗斯财政部国家债务部门负责人康斯坦丁•维什科夫斯基(Konstantin Vyshkovsky)否认了这些说法。

委内瑞拉政府似乎在Petro公开上市前,积极迫使当地居民购买Petro。例如,Petro最近成为委内瑞拉人唯一可以支付护照费用的货币,同时也提高了费用:从10月8日起,新护照的价格为2块石油币,延长护照的价格为1块石油币。据彭博社报道,委内瑞拉的月最低工资仅是提高后护照费用的四倍。

此外,在最近的一次电视广播中,马杜罗宣布,“在未来几周内”,工人们的奖金将由Petro取代法定货币玻利瓦尔来发放。

日本:如果没有现金,CBDC就能发挥作用,但我们现在需要现金

在日本,比特币被公认为一种官方支付手段,如今日本已经两次公开抛弃了CBDC的概念。10月20日,日本银行(BoJ)副行长Masayoshi Amamiya对CBDC的有效性表示怀疑,并补充说,日本央行近期不会发行数字货币。

更具体地说,Amamiya回应了一种理论,即CBDC可以帮助政府克服“零利率下限”——在这种情况下,利率降至零,它们就失去了刺激经济的工具。根据这一理论,CBDC将通过对个人和公司的存款收取更高的利息来刺激经济,从而激励他们花更多的钱。

这位副行长质疑这一理论,声称对央行发行的货币收取利息只有在央行从金融体系中完全消除实物货币的情况下才能奏效。否则,公众仍将继续将数字货币转换成现金,以避免支付利息。

Amamiya解释说,取消日本的法定货币“不是我们作为央行的选择”,因为现金在日本仍然是一种流行的支付方式。蜜蜂财经获悉,今年早些时候,也就是今年4月,日本央行首次公开摒弃了建立CBDC的想法,因为Amamiya宣布,这种货币可能对现有金融体系产生负面影响。

当时,Amamiya指出,CBDC正在“(刺激)全球讨论央行应在多大程度上向社会提供支付和结算基础设施”,他指出:“发行普通用途的央行数字货币,类似于允许家庭和企业直接在央行开户。这可能会对上述两级货币体系和私人银行的金融中介产生重大影响。”

欧盟:还没有准备好接受CBDC

就CBDC而言,欧盟似乎采取了观望态度。今年9月,欧洲央行(ECB)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向欧洲议会宣布,他们“没有计划”发行数字货币。

这位欧洲央行高管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称在欧洲央行考虑使用数字货币之前,“可能用于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比如分布式账簿,还没有经过全面测试,需要进一步进行大量开发”。

他同时强调“欧洲央行和欧元体系目前没有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计划”,并补充说他的机构“正在仔细分析发行这种货币作为现金补充的潜在后果”。

此外,德拉吉还引用了另一个反对CBDC的流行观点,暗示央行将不得不在零售领域与其他银行竞争:“关于中央银行管理家庭和公司的个人账户,这意味着中央银行将与其他银行部门竞争零售存款业务,并可能导致巨大的运营成本和风险。”

最后,他补充称,目前“没有具体需要”在欧元区内部发行额外货币,因为欧盟对现金纸币的需求“继续增长”。此前,在2017年9月,当德拉吉被问及国家加密货币时,他强调了以下几点:“任何成员国都不能推出自己的货币……欧元区的货币就是欧元。”在他的评论发表后,爱沙尼亚停止了Estcoin(一种国家加密货币)的开发。

此外,据蜜蜂财经了解,去年夏天,德国宣布了它对CBDC的负面立场:今年7月,德国联邦财政部(German Federal Ministry of Finance)在回应绿党(Green Party)议员格哈德•希克(Gerhard Schick)时宣布,发行CBDC的风险太大,难以实施。

德国《商报》(Handelsblatt)当时援引德国财政部的话称:“到目前为止,德国和欧元区为广大用户发行数字央行货币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德国财政部进一步辩称,发行CBDC的潜在好处(即高速银行转账)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简而言之,该机构声称,CBDC涉及“一些尚未被充分理解的风险”。

德国财政部表达的其他担忧包括中央银行会危及其独立性 - 因为据称它将通过发行加密货币在金融体系中获得更强势地位 - 此外,由于交易成本降低,银行破产的速度将更快,规模也更大,同时出现的还有典型的“反洗钱”合规和恐怖主义融资担忧。

加拿大:对CBDC感兴趣,认为其提高福利收益

2017年11月,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发布了一份题为《央行数字货币:动机与影响》(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motivation and Implications)的报告,由该行货币部门员工联合撰写。虽然这样一份文件不一定代表加拿大银行对CBDC的官方立场,但它清楚地表明了该机构的兴趣。

简而言之,这份文件认为,随着社会走向无现金化,央行的基本收入来源——铸币税——即通过印更多钞票而获得的利润会受到损害。CBDC反过来又允许它通过创造数字现金来维持铸币税。

此外,加拿大央行的报告还提到,低交易费用和金融包容性是CBDC的其他潜在好处,但强调匿名“对央行的数字货币是不可取的”。这篇论文得出的结论是,加拿大央行是否应该实施CBDC,还需要进行更多研究。

2018年7月,加拿大央行发布了另一项研究。在这份报告中,在央行基金管理和银行部工作的S. Mohammad R. Davoodalhosseini认为,CBDC有“某些潜在的好处,包括它能够承担利息的可能性”,而“在加拿大引入CBDC的福利收益估计高达0.64%”

伊朗:禁止加密货币,CBDC取而代之

今年4月,在禁止当地银行进行所有加密交易几天后,伊朗政府一名部长证实,已经开发出了一种国内数字货币的实验模型。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Mohammad Javad azali - jahromi说:“央行的(禁令)并不意味着禁止或限制在国内发展中使用数字货币。”

值得注意的是,Azari-Jahromi没有明确表示,这种数字货币最终是否会向公众开放,也没有明确表示,这种货币是由邮政银行发行的——其中51%为政府所有——还是由另一个国家机构发行。

有报道称,伊朗和俄罗斯可能会开始使用加密货币,以逃避西方的制裁。蜜蜂财经获悉,今年5月,伊朗议会经济事务委员会(senate Commission for Economic Affairs)主席穆罕默德•雷扎•普雷卜拉希米(Mohammad Reza Pourebrahimi)称,加密货币是两国避免美元交易的一种很有希望的方式,也可能取代SWIFT银行间支付系统。

事实上,最近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呼吁加密货币交易所监控伊朗使用加密货币以逃避制裁。

新加坡:CBDC似乎很有效率,但不是在公共环境下

据报道,新加坡已经在试验CBDC方面取得了进展,尽管它不太可能上市。

2017年6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发布了一份关于所谓的“Ubin项目”的报告,这是一项基于区块链的计划,旨在将“新加坡元(SGD)的符号化形式”放在私有的以太坊区块链平台上。“该项目是央行与区块链财团R3的合作,重点是开发一个区块链试点项目,以促进跨境支付。”

然而,在2018年1月,MAS的常务董事Ravi Menon批评了CBDC的想法,尤其是在公共环境下。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他辩称:“央行为什么要(向非银行机构发行数字货币)?如果你对银行有任何不安的感觉,你就会有银行挤兑;每个人都将带着他们的存款去央行[…]而且,如果人们都把存款放在央行,那么谁来发放贷款呢?”

瑞典:可能需要一个无现金社会的CBDC

2017年12月,瑞典央行(Riksbank)发布了“e-Krona”项目第二阶段行动计划。“e-Krona”被定义为“一种通用的电子支付方式”和“现金的补充”。该文件还指出,瑞典央行“尚未就是否发行e-Krona做出决定,目标不是用e-Krona来取代现金”。

实际上,瑞典央行发行“e-Krona”的主要原因是该国现金的受欢迎程度急剧下降。瑞典央行进行了一项研究——出于某种原因,该研究已不再在网上公开——其中第一项研究是在2017年9月发布的。

如果能够实现,e-Krona可以在两种系统下运行:基于价值的系统和基于注册的系统。后者将把数字货币余额存储在中央数据库的账户中——可能由区块链支持——而基于价值的e-Krona将单独存储在“已存入的货币账户”中。瑞典央行发行CBDC的可能性相当高,因为它正以相当快的速度成为全球首个无现金社会。

英国:我们喜欢CBDC,但它们可能危及商业银行业

今年5月,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在两份员工工作文件中表明了对CBDC的立场。首先,央行发布研究报告,分析了CBDC相关的各种风险。这篇论文引人注目地发现,在初步推演之后,没有理由相信引入CBDC会对私人信贷或对经济的总流动性供应产生负面影响。

另一份工作人员报告指出,CBDC将危及商业银行目前采用的商业盈利模式,即个人和企业的现金储备。研究警告说,允许“激进的想法”,让公众可以选择将他们的钱以电子货币形式储存在中央银行,而且能用数字钱包随时转移,这种情况下可能对商业银行部门产生严重的后果:“银行可能会受到零售存款外流的影响,尤其是在金融压力的情况下。”

今年5月,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宣布,他对实施CBDC的前景持开放态度,但他强调,任何CBDC的采用都不会很快发生。

印度:印钞很贵——CBDC似乎更便宜

今年8月,印度央行(RBI)证实成立了一个跨部门小组,负责分析发行数字货币的有效性。显然,成本因素成为了研究CBDC的一个重要动机:《经济时报》援引的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印刷纸币的成本为63亿卢比(约8900万美元)。此外,印度央行的报告还指出,法币的印刷成本也促使其他一些国家的央行进行数字化:“在全球范围内,管理法定货币/金属货币的成本不断上升,已促使全球各国央行探索引入法定数字货币的选择”。

据报道,印度央行提到的其他因素包括“支付行业的迅速变化”和私人数字令牌的“崛起”。安永印度公司的Mahesh Makhija告诉媒体,“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想法非常有希望,但需要解决数字伪造和安全问题。”